黄页荔枝app下载安装在线播放

   仪式之间所在是一栋独立的平房,砖红色屋顶,看上去颇有几分神秘感,内里一间宽敞的房间里,穿着黑色晚礼服的火祀星子还有一个看上去有几分桀骜的的青年围坐在中间的圆桌边,高成跟着走进房间的时候,还有一个推着餐车的年轻女仆在摆放茶水。

   “打扰了……”

   高成迎着火祀星子礼貌的笑容和井泽几个一起坐到圆桌前,禁不住好奇打量起周围。

   房间木地板中间铺着一张红色的方形地毯,还有一盏蝙蝠翅膀装饰造型奇特的落地灯,透过灯罩的黄色光线给房间添加了几分魔幻气氛,旁边还有被窗帘遮住的两扇窗户。

   “让各位久等了,”火祀晓带着一位身穿黑色礼服扎着活泼双丸子头的青春少女走进仪式之间,“在座的各位大多都知道我们火祀公司最近5年的飞速发展,这是因为我们所信奉的黑魔术带来的神秘力量,所以每个月都有一场黑魔术仪式……”

   高成神色微紧。

   黑魔术可不是一般的那种魔术表演,准确的说应该是巫术黑魔法,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真存在这种古怪的东西,不过井泽研太郎说得对,这个火祀家的确是有点不正常。

   火祀晓视线扫过高成,微微笑道:“虽然叫黑魔术,但绝不是对恶魔的崇拜,我们信奉的黑魔术更加高尚高贵,可以称之为哲学的思想,资本主义是竞争,竞争就是榨取他人的利益,所以诅咒这种东西是从古代就流传下来的正当手段……”

   高成挤着眉头没有出声,只是默默看着看着讲话的火祀晓。

   自从来了火祀家后,他已经渐渐相信了井泽研太郎的判断,前任社长之死肯定有什么秘密……

   “那么,”火祀晓让开身形道,“接下来就让我介绍一下这次的黑魔术师,黑瓜鬼门老师……”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戴着面具的金发男子从火祀晓后面走进仪式之间,难以捉摸的视线不经意看向高成,嘴角轻笑道:“你们好,我是主持这次仪式的黑魔术师,黑瓜鬼门……”

  
初秋毛衣温暖诱人小美女清纯写真

   女仆经过高成身边,收走桌上的茶杯,将面具男彻底显露在高成面前,一股无形的气息直接压在高成身上。

   高成紧紧看着面具男眼睛,脑海里浮现出最后一次碰到高远遥一时那张笑脸。

   这种熟悉的感觉……

   “抱歉,”面具男径直走到高成身旁,一把抓住白色桌布扯开,“仪式……现在就开始吧!”

   高成从椅子上站起身,和众人一起看向出现五芒星魔法阵的桌面,金色的蝌蚪文仿佛在桌面游走一般。

   “这是……”

   “没什么好奇怪的,”面具男看着开始摆放道具的女仆,朝高成笑道,“在西方,黑魔术用在生意上是很常见的事情,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可怕……”

   “请问,”女仆疑惑道,“不用蜡烛吗?之前的魔术师都有用的……”

   “有旁边这盏魔术灯就足够了,”面具男指了指落地灯,看到火祀家众人诧异的表情,轻笑出声道,“你们都还不知道吗?其实这个灯罩是用人皮做的……

   “从样式上来看,应该是19世纪的英国制造,那时正处于工业革命的高速发展期,这种地下神秘主义神秘主义也很流行……”

   “的确,这盏灯在父亲买下这里的时候就有了,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秘密。”

   火祀家众人面色各异,有平静有反感有害怕……也有兴奋,如果不是仪式开始,恐怕都想好好研究一下神秘的落地灯。

   古古怪怪的黑魔术仪式一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火祀家的几人还有黑瓜鬼门都不停地念叨着听不懂也听不太清楚的咒语,高成只能好小桥贤见几个在旁边当看客。

   没让光彦那几个小孩过来是对的,不然那些家伙肯定受不了……

   高成抱起手臂看向手持魔剑不停念咒的黑瓜鬼门。

   和高远遥一给他的感觉很像,但是还不确定这家伙就是高远遥一……

   如果是高远遥一的话,这家伙又有什么目的?

   “仪式到此为止,辛苦各位了,”随着房间灯光再次打开,黑瓜鬼门肃穆地收起魔剑,“现在这个仪式之间里已经有精灵降临,为了维持诅咒的效果,请不要让这盏魔术灯熄灭……”

   说完转身离开道:“那么,接下来就在深夜12点整的时候到本馆客厅集合,那之前不要进入这个房间。”

   “终于结束了……”

   “不过这个灯罩真的是人皮做的吗?真恶心。”

   桀骜青年站起身,不怎么想看到落地灯,匆匆跟着火祀晓几个离开仪式之间。

   “他就是九曜,星子的哥哥,”还没等高成问话井泽研太郎就主动介绍道,“我到这里的次数不多,不过听星子说,他这个哥哥有些神经质了,特别是青龙社长遇害后,总说什么有人要杀他,对星子的态度也越来越差。”

   “真是奇怪的一家人,”高成托着手肘走到落地灯前面,“青龙社长到底是怎么收养他们的?”

   井泽摇摇头:“这就不清楚了,他们好像不怎么喜欢说这些……”

   “连星子也不说吗?”

   “呃,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高成蹲下身子,看向落地灯底座边被缝在地毯上的电线,很有一些年代的样子。

   “嗯?”

   高成手指沿着电线摸到地毯上,发现电线直接穿过地毯下面,最后才被连到墙边的插座上。

   整块方形地毯中间,被人沿着靠内的方边剪开,只有另一头开连在一起。

   揭开地毯,地板上一道暗门出现在高成眼前。

   “果然有秘密,这个用来进行黑魔术仪式的房间……”

   “不可以,城户先生!”女仆收拾好道具回来,看到高成动作顿时焦急道,“主人说过不可以掀开地毯的!”

   高成手指停在暗门上:“为什么这里有扇门……”

   “那扇门是通往古老地下室的入口,”海崎秘书身形出现在门口,“前任社长青龙先生非常喜欢那个地下室,所以才会在这里举行黑魔术仪式……”

   “地下室?”

   “对,虽然我也想知道青龙社长死亡的真相,不过这个地下室不可能有什么线索,因为早在之前就已经被地下水渗透废弃了。”

   井泽研太郎点头:“这个地下室我也听青龙社长说过,在他买下这里前就存在了,里面有很多恐怖的拷问刑具,好像是个拷问室。”

   “大家都知道这里吗?”高成皱起眉头。

   “是啊,因为青龙社长,”井泽研太郎苦笑道,“城户前辈,我听小桥说过你的事迹,用不着着急,这起案子有身份名侦探的你插手,肯定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

   “或许吧。”

   高成摇摇头,思索着将地毯还原。

   火祀家肯定有什么秘密,不过想要调查清楚恐怕没这么简单。

   先让小哀查一查火祀家的过去好了,顺便再找目暮警官问问青龙社长遇害的那起事件,说不定有可用的线索。

   ……

   “阿一,我不会让你离开的,再也不会了!不要丢下我……”

   湖边别墅,小哀穿着睡衣趴在床上,一个人静静地看着电视,不时动动腿脚咬一口手边零食。

   没人打扰,惬意的生活是一种享受,不跟去葡萄之馆是对的……

   “嘀嘀!”丢在床头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看到屏幕上显示的高成来电,小哀眼皮瞬间沉了下来。